佣兵的娇喘

没了(摊手ㄟ( ▔, ▔ )ㄏ)

其实本来准备画第二季的,没错!米龙会出场!但是!我懒了,然后现在后续忘的差不多了_(:з」∠)_

@笺酌

我是个战斗废啊!Q口Q

这里参考的是文豪野犬的敦和龙之介在那个emmm第一季的时候,具体我真的不清楚了qaq

文豪野犬骨头社出品,质量保证!

想想我之前大爱星游记,在星游记圈混了三年多,现在电影没有以前的味道了,虽说我不是特别在意那个了。不知道后续的我一脸mmp,星游记一堆坑,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填完_(:з」∠)_

@笺酌

这大概就是我的巅峰时刻了_(:з」∠)_

之后有打斗场景,参考了文豪野犬的那个emmmm忘了

《勇者麦当的故事》

这个是我之前贴吧的漫emmmm

是星游记人物的二创故事,一共37张,但是我之前恁是画了一年多哈哈哈哈哈

这十张是我之前开始画的时候距勤快,两星期的份 之后的27张画风巨变!是我的指绘巅峰时刻!没错←_←是指绘,我的手指头画的要坏了emmm

之后这个更没了之后,我要画个原创的勇者漫画,日常向《奇怪的勇者传说》,可以支持一下w

因为被这个 @笺酌 人影响,我都快忘了我是个画手不是写手了(捂脸)

我真啰嗦x

人人都爱小奈布(2)

我看着那个仅仅只用哼声就吸引到我的男人,他一定是为了我的ex咖喱棒来的!

“别想啦!金坷垃是不可能给你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我就溜了,叽叽叽叽!(笑出鸡叫

皮这一下真的开心!

跑了一段路发现没有人追上来,然后又开始慢悠悠的走路,emmmm跑了怎么久有点累。

抬头一看,前面有个熟人,对,就是那个求婚不成反被打的猪头脸,不,现在不是猪头脸了。其实是个帅大叔,可惜感觉他对那个艾玛小姐有种痴汉的感觉,呵!活该!自从他赶走了那个那么关心他的小天使的我,他已经上了我的黑名单了,而且,他旁边的那个拿着仙女棒的大叔感觉和他的感觉不一般啊!

没想到居然还是个人渣!呸!

异色瞳大叔看着早上那个怪人突然脸色难看的走过来给自己呸了一脸,淦!

然后撸起袖子开始和主角干架。

仙女棒大叔看着这样的盛况(x),跑过去劝架,然后被打了出来,鬼知道那个女生居然那么大的力气!

最后仙女棒大叔一脸懵逼的顶着两个黑眼圈去路边找人帮忙劝架。

最后我被大叔找来的一个单马尾女生挡着,而那个异色瞳大叔被一个大概是橄榄球选手的男的抓走。

被单马尾女生拉到一边后,她开始对我军事级审问。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玛尔塔•贝坦菲尔,是一名空军。”玛尔塔友好的向我伸出了手。

我握住了她的手,礼貌性的晃了两下“我的话,叫我主角就好了,是个肥宅。”

“肥宅?”

“没什么,我就是个无业游民。”

玛尔塔盯着我,眉头一皱,“你为什么要和皮尔森打起来呢?”

“因为他是个人渣!”义愤填膺jpg、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才知道他的名字呢。

“??!!!”

————————另一边————————

“喂,皮尔森,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女生打架啊!更重要的事你居然还没有打赢!”

“这个时候不应该关心一下我的身体吗!我超级娇弱的啊!”

“……”

“……”

“这,这样啊。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不是!你听我解释!”

“我会告诉监管者打你的时候轻点的,嗯,拜拜~”卖萌眨眼放星星,最后比个敬礼,一气呵成,拜拜了你呢。

“……呕”讲真,前锋做这个动作真的恶心心



而刚刚被前锋辣了眼睛的慈善家转过身就看见了自己打不过的深井冰和根本不敢反抗的空军对着自己眼冒怒火。

慈善家:???
慈善家:我越来越搞不懂你们这一届的了!
………………
慈善家:发生了什么!下手轻点QAQ

————————————————

还是好短呢_(:з」∠)_

高估自己了,过于咸鱼的我基本不可能一星期一更了(暴风雨哭泣(இдஇ; )

信我!我是慈善家的真粉!
可能是粉到深处自然黑(bushi

好闺♂密添加:空军
(空军和佣兵是战场友谊,把对方当男的那种(好像哪里不对x)

你的好友:粉红怪•娇滴滴前锋  已上线

@笺酌

人人都爱小奈布(1)

开新文(坑)真开心(*゚∀゚*)

可能是无cp文,可能是cp是奈布的言情文
原创主角
一个星期必有一更

这个文就是来表达我对奈布的爱的♡

第一人称视角,主角名字就叫主角了(深沉脸)如果有cp,一定是奈布!(毕竟有可能变无cp文

而且如果cp是奈布的话,一定巨多情敌,毕竟这个文叫人人都爱小奈布。不过有一些是友情向的:p

其他各种cp向齐飞,有类似于冒险家→慈善家→园丁↹医生这样的修罗场

作者也不知道会写多长系列

————————————————
我是一个佣兵,大家都叫我奈布,我已经在这个庄园一年多了,今天来了一名新成员,它说自己没有名字,还说真要称呼就叫它主角,真奇怪。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它看我的眼神非常奇怪!
                                                      
                                                              ————前言

我就是那个没有名字的人,你们叫我主角就好了。

我大概是个女孩子,因为我自己有(B)胸还有淡金色的不算长的头发(到蝴蝶骨位置),头发被扎成了丸子状在头的左侧,右边留了一长段头发搭着,是个斜刘海,没想到自己是个杀马特(x,眼睛是翠绿色呢。

今天也是普通的一天…………等等!前方有情况!

“艾玛小姐,今天的你,也是如此美丽。我的祖传戒指看样子就要戴在你的无名指上了~”嗯,说出这个骚话的是个手持手电筒的异色瞳大叔。

“呸!艾米丽,我们走,别管这个深井冰。”这个狠狠拒绝大叔的是个带着小草帽的女孩子,应该叫艾玛。

“哎,好吧。真的没问题吗?他看起来不太好。”看她衣服就知道是个女医生,很温柔的样子。

我看着他们三个人的修罗场,莫名有一种想知道后续发展和磕瓜子的冲动。

结局自然是那个大叔被小萝莉,不是,艾玛虐身(被打了一顿)虐心(被疯狂拒绝还被骂),而让我惊讶的是,那个我以为,我以为很温柔善良的女医生居然就看着大叔被打,而且等艾玛打完了之后说了一句“下次我来就行了,手要是打痛了怎么办。”然后这两个百合恩恩爱爱的离开了…………

这个世界对单身狗太不友好了……

我走到大叔旁边,大叔脸上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唯一的萌点异色瞳被肿着的脸挤没了。

大叔看见了我,对我摆了摆手。

“泥豪。”

似乎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太能好好说话,然后就没有再继续说说下去的意思了。

“嗯,你好。你叫我主角就好。我刚刚看见了,你是喜欢那个艾玛吗。”

大叔点了点头。

“那你加油。”虽说我不认为你能成“需要我叫医生吗?”

大叔瞳孔一缩(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看见只剩一个缝的眼睛里面的瞳孔一缩的)然后疯狂摇头,我感觉要看到残影了。

然后大叔把我一推,像是在赶我走。

“滚滚滚”

嗯,是真的在赶我走。

我气鼓鼓的离开了这里,居然敢嫌弃我!告诉你,这个仇,我记下了!

——————————————

我百聊无奈的踢着河边的石子,结果一个没注意,我的贤者之石脱离了我五指脚山的控制,被筋斗云带飞了这里,正好砸到了一个兜帽小哥哥的脑袋上面,兜帽小哥哥被砸的哼唧了一声。

听这哼唧一声,我就礼貌性的幻肢硬了一下。

很好,男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本王的注意!

——————

河边的奈布:这个人深井冰吧!

————————————————
被主角帮忙叫医生的慈善家:你不知道那个我情敌就是庄园里面唯一的医生吗!再叫他(没错,在慈善家心里,医生不是个女人)来我岂不是自寻死路!
————————————————

我知道巨短!但是我真的不行了_(:з」∠)_下次我加油

今天也是单机日常(´-ι_-`)

第一次写言情文呢(苍蝇搓手jpg)

总有一种预感我会写成搞笑文(。

@笺酌

不皮不是庄园人——园丁篇

庄园人民的拯救者!
监管者们的支配者!
一度被嫌弃死太早的我们霸气回归!
没有仇视!(厂长里奥:再说一遍,仇视谁)
只有安全感!(椅子:就很委屈)
没有负面影响的求生者!
就是我们!园!丁!

慈善家:“喵啊!喵啊!”
慈善家关掉刚刚打call的手电筒,鼓起了掌。

园丁×3:“哎,低调低调。”

不能说话的监管者:就很气(暗戳戳带了失常

园丁A:“摇到最后一点就可以了,摇坏了会爆点”

园丁B:“晓得晓得”

园丁C:“慈善家记得找个园丁一起行动”

慈善家:“OK啦”

不明所以的监管者:为什么监管者不能说话!我想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好奇心极强的监管者

游戏开始
场地:红教堂

园丁A:啊,可以推墙的无敌点旁边。没记错的话,里面应该有一个人和密码机

过去一看,真巧,是慈善家。

我们对视一眼,他跑去修机,我(做)去(无)推(敌)墙(点)。
毕竟是个粗活,让娇嫩的男孩子做不太好。(慈善家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

由于推墙爆点,而且慈善家不知为何总是爆米花,然后,心跳加速!

我这是………中春药了吗?

慈善家:我看是你的脑袋中了毒药!

我指了指无敌点,又指了指慈善家。(大致意思:你,无敌点,溜屠夫)

慈善家猛地摇头,指了指我,指了指旁边还没来得及摇的椅子。(大致意思:不可以!你还没有把旁边的椅子摇断,皮断腿挣扎不开的)

我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猛地跑路离开了这个地方!

慈善家:??!!!!

我飞快的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来到了另一个密码机旁,旁边的椅子摇的差不多了,园丁C正在修机。

我很自然的跑到机子旁边开始摸机。

看着慈善家疯狂发‘我需要帮助’的消息想到,园丁B应该差不多去慈善家那了。(正在被监管者追的慈善家:好气!但是惹不起!(厂长里奥:谢谢你的理解x

虽然因为慈善家的负面影响会有判定较多,但是!我们是谁!园丁艾玛!一点都不怕好吗!

修的挺快的,还有两个机子。看一眼慈善家,emmmm,还有半管血,啊,倒地了。

被绑椅子了。说起来还不知道监管者是谁呢。看一眼看一眼…………厂长啊~

我和园丁B比了个手势……她点了点头,跑到另一个密码机旁边开始敲机emmmm

最后还是要靠我吗!

我的内心突然充满激情!我觉得我无所不能!别说把慈善家救下来了,就是把厂长绑椅子上面都没问题!(bushi

带着悲壮的bgm跑到慈善家的旁边,准备偷袭。

不愧是厂长里奥!不准备守尸,放了个娃娃就zou!!!!!那个娃娃!怎么是我的样子!简直羞耻play好吗!

羞耻度爆表的园丁A(我)决定溜死这个屠夫!

慈善家:…………

慈善家:等等!先把我解开!

尴尬的跑过去把那个羞耻的园丁娃娃拆掉后再把慈善家救下来,摸了一把慈善家之后跑到旁边的椅子开始摇椅子。

嗯,拆掉爆点。就等着厂长来让我溜死他丫的!

哦哦哦!我紫色的小心脏已经开始嘭嘭跳了。

看见厂长了!疯狂挑衅JPG

然后我看着厂长从我旁边走过去去追慈善家。

………………

难道!我后妈是慈善家!

知道了真相(x)的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这个打情骂俏,狂虐单身狗的地方。(慈善家:喂!

教堂里面有一个可以四个人一起修的机子,另外两个园丁正在修,然后我跑过去加入了他们的队伍,结果他们诧异的望着我。

被看的不耐烦的我突然想通了什么,停下修机的动作,娇羞的捂着脸:“讨厌~就算你们稀饭我我也不会从的”

“嘭!”“嘭!”

啊,被我说中心思了吗?都爆机了。

然后我就被另外两个园丁按在地上摩擦摩擦→_→

鼻青脸肿的我和园丁B一起在这里修机,园丁C跑过去援助慈善家。

园丁A(我):嘤嘤嘤
园丁B:闭嘴,修机
园丁A(我):呵,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然后我被园丁B按在地上摩擦摩擦 
(我:(๑ १д१)

千磨万磨终于看准机会把最后一点修完,而慈善家也因为大心脏回复健康状态。

我飞快跑到大门去开门,而园丁B跑到小门去开门了。

像这种必赢的局,结局当然是……

皮断腿啊x

————赛后(聊天室)————

园丁A(我):我的锅QAQ

慈善家:要不是知道厂长是个满脑子女儿的,追了我一整局,我都要以为你喜欢我了

园丁B:我喜欢慈善家

园丁A(我):我不该跑回去挑衅一波的QAQ
园丁A(我):等等!园丁B刚刚好像发出了什么惊人的发炎
园丁A(我):发言!吓得我都错字了!

慈善家:喂,律师吗?有个园丁向我表白了,你说这种情况下我被厂长打死,厂长犯法吗

园丁C:律师:不犯法哈哈哈哈哈(ಡ艸ಡ)

厂长里奥:虽然这个园丁B不是我的女儿,但是就是有种莫名的不爽(我的脆脆鲨早已饥渴难耐jpg

园丁B:没说完呢,我喜欢慈善家……的手电筒
园丁B:发出了彩色的光芒,我喜欢

慈善家:给你给你都给你!(小命要紧!

园丁A(我):666啊!不愧是能把我按在地上摩擦的大佬
园丁A(我):顺带一提,那个园丁娃娃是个什么鬼啊!

[厂长里奥]退出聊天室

园丁A(我):兔美酱的眼神犀利了起来jpg

园丁B:怎么羞耻的东西不要再提了!(看我沙包大的拳头

园丁C:溜了,艾米丽小姐姐要和我开始吃饭了

慈善家:这里魔术师,慈善家去做饭了,下了拜拜!

[园丁C]退出聊天室
[慈善家]退出聊天室

园丁A(我):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单身狗了吗QAQ

园丁B:不,除了你 :)

园丁A(我):!!!!

[园丁B]退出聊天室

——————————————————

好久没更新了(´°ω°`)↯↯
下次准备写医生(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

这里是杂食,不过佣兵永远是我的最爱⁄(⁄ ⁄•⁄ω⁄•⁄ ⁄)⁄

那个佣兵的新皮真的帅
杰克的那个新皮我的第一反应是大红衩裤哈哈哈哈哈

@笺酌

p1、2是螺丝
p3是格瑞
p4是黑幻
p5是凯莉
p6是艾米
p789就是原创的图_(:3」∠)_

根本没有画风可言:D
我就是个垃圾!!!!

不皮不是庄园人——魔术师篇

我不是来到庄园的最早的人,也不是最晚的。

我神出鬼没,我耍的监管者团团转。

我头戴魔术帽,手拿魔术棒,没错!

我就是魔术师!不!我还是小仙女x

“什么?又是魔术师被抓了?不救不救!”是慈善家贱兮兮的声音。

“等他飞天了把他的仙女棒拿过来玩吧!”是喜欢装萌新的人皇幸运儿。

“不要哭,好好溜鬼,我会加油修机的!”是个机皇佣兵。

以上,是我这局游戏的队友。

我已经准备好挂机了:)

开始游戏
场地:圣心医院

我被传送到医院外面不远处,看了看信号塔的电波,医院有两台,一台上面一台下面。

根据我的经验,医院上面一定有人,我决定向医院跑去。结果突然心脏开始剧烈跳动,是监管者!

我猛地转头,和监管者杰克对视。

确认过眼神,是要追我的人。

疯狂逃跑JPG.

“不要怕(›´ω`‹ )我很可爱的!不会绑你椅子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杰克gay里gay气的!不搞基!滚!

看我仙女棒!(仙女棒:寿命-1  ;(

然而用了仙女棒也没有摆脱这个基佬杰克。

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啊!我一个带胡子的中年大叔,有什么好追的!还有旁边的佣兵!当面修机!讲究!

我和杰克讲,做监管者要雨露均沾,可杰克就不听,就追我就追我!看见旁边的修机佣兵,也不抓两下,就举着个爪爪,大跨步追我!

还好我技术不错,到现在还没有被抓,不过仙女棒次数只剩下最后一次,而机子还剩下最后一个。

我转过头,抽空对着杰克大喊一句:“杰克!佣兵想和你约炮!叫你快过去!过期不候!”(佣兵:nmb

杰克猛地停了下来,结果没过一会儿又追了上来:“不 我是个有原则的杰克!而且我喜欢女孩子!才不会像其他杰克一样被掰弯呢!”

魔术师:????你以为我会信????

不管怎样,我的棒棒还是用完了,看着即将落下的爪子,我的内心一点也不慌,因为我现在是满血!!!哈哈哈哈哈哈哈キャ━━━━(゚∀゚)━━━━!!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密码机全部解开,大门通电。

我看着杰克突然变得通红的眼睛和落下的爪子,我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今天我要把这些人全部拉黑(ʘ言ʘ╬)

我以为我要被放椅子了,结果杰克只是把我抱起来放在另一个角落,然后离开了这里。哎!突然出现一线生机!

我感觉发消息让他们随便一个人来救我,然后我就蹲着这里自摸。

来的人是幸运儿,飞快的摸完了我,带着我去了另一个地方再把半残的我摸全血。

幸运儿是个人皇,半点不差的来到了大门,然后杰克用了传送,我们两个都凉了:)

知道穿板刀吧。杰克砍了我,幸运儿想全员离开,一直在溜杰克,想等时间过去好救我,结果杰克在窗的这头,幸运儿在窗的那头。幸运儿居然被打到了,不愧是幸运儿呢,

杰克:是谁这么幸运被我穿板刀打倒了呢。

不过杰克还是没有把我们放椅子,一直守着我们没有走。

佣兵和慈善家没有走,他们过来准备救我们。突然感动♫ヽ(゜∇゜ヽ)♪

然后

他们也凉了:)

准确来说,是佣兵凉了,慈善家在旁边晃悠但是没有打他。

杰克看着这样的场景突然笑了笑,说到:“看着你们绝望的痛苦的挣扎却连投降这样屈辱的方法都无法解脱,看着自己的血缓缓流失,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求生者:………………

杰克:“不好意思,最近动漫看多了。”

杰克是个很绅士的人,他放走了佣兵和慈善家,把我和幸运儿放椅子放飞了。我可以理解杰克放我椅子是因为我溜了他一整局,而幸运儿,大概是幸运吧:D

——————赛后——————

幸运儿:???为什么放我椅子???
幸运儿:只挂魔术师不好吗?
幸运儿:我告诉你,现在杀一放三的屠夫才最受女孩子欢迎好吗!

魔术师:什么仇什么怨!

杰克:emmmm
杰克:本来想放了你的,但是败战记不好看,要是妹子嫌弃我怎么办(〃ノωノ)

佣兵:没关系,这里有我们给你作证,下次再见到的时候记得放水或者放我:D

慈善家:+10086

魔术师:别忘了我!

杰克:佣兵在女孩子里面很有资历我可以放,慈善家吗,之前厂长知道你在追求他女儿后放言说要亲手neng死你,所以慈善家可以放。
杰克:魔术师吗……emmmm你tm谁,一个中年胡子大叔吗→_→

佣兵:等等!我只是和女孩子比较熟,什么叫有资历??!!

慈善家:…………先溜了

[慈善家]退出聊天室

魔术师:………………?????老子艹你妈

幸运儿:脏话禁止

杰克:幸运儿,emmmmm看心情放不放(σ′▽‵)′▽‵)σ

幸运儿:???(黑人问号JPG.
幸运儿:我看你是活腻了(撸袖子JPG.

[杰克]退出聊天室

魔术师:……加好友吗→_→

幸运儿:来来来

[魔术师]退出聊天室
[幸运儿]退出聊天室

——————————————
我没玩过魔术师_(:з」∠)_
(所以故事是瞎掰的
但这并不妨碍我写他

@笺酌

攻受不分明(医生番外)

我是一名来自红教堂的普通的医生,别人都叫我艾米丽,我可能是失忆了,为了找回记忆我来到了这里。

我在这个庄园重新体验到了死亡的感觉,记忆也越来越清晰。我已经来到这里三年了。

在一年前,上层突然叫我来到会议厅报道。

他们叫我研制一种药水,长生不老药。这是不可能的,但我必需配合他们。

在研制过程中,他们又找来了新来的机器师帮我一起开发。机器师的行动力很高,脑内的知识储存也能跟上。

我觉得上面的那些人要等不及了。

我觉得那个药水并不是给上面的那些人用的,因为这一年后药水虽然研制失败,但也有一定的返老还童的作用。他们拿到药水的第一时间是经过实验确认无害后把药水加入了游戏中。

确认这件事的时候,那场游戏已经结束了。他们把药水装进了枪里面,被空军拿到打向了杰克,而杰克也变小了。

上面好像意识到药水的负面影响,将研制的药水放进了军工厂。

那天在军工厂进行游戏,园丁首先被淘汰,只剩下空军,冒险家和我。小丑看见了空军和冒险家,可是火箭冲刺的时候,武器发生了爆炸。军工厂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全地带,发生了连续大爆炸。我离的比较远,没有被波及到,小丑身体素质本就强大,反应也快,没有伤到什么。而空军和冒险家没有那么走运,被废墟压倒,昏了过去。

我和小丑被传送了出来,闭口不谈刚刚的事情,因为这里都有我们需要隐瞒的事情。

因为药水除了我和机器师还有小丑的一分。

我当时也不敢相信,小丑认识上面的人。他来到庄园的时间比我要早很多,我对他有不少忌惮,但至少现在没有什么。

在军工厂外面等待的时候,我看见了变小的杰克和佣兵,他们在这里似乎是想打听什么,我已经不想再搅进什么事情了,我也没有精力可以去提供什么,所以我离开了军工厂。我当然知道这样子太过可疑,没有办法。

果然,我之后从小丑那里知道了佣兵独自闯入军工厂,而小丑和我刚刚说完情况就被上面叫走了,还好我没有过多停留在那里,我不想再面对那些人,因为我差不多懂了那些人的想法,他们想用药水永远的控制我们。

被药水控制的身体,永远无法长大的身体和心灵,被逐渐放大的恐惧。会让人疯魔。

我再次被叫去制作药水,我拒绝了,所以,我死了。

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又活了,我再一次失去了我的记忆。

回到房间我疯狂的翻找着过去的痕迹,我的房间和新的一样。我笑了笑,手好像按到了一个按钮,隐藏在暗格里的一本本日记露了出来。

我刚来的时候,被迫制作了复活药水,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做了出来,然后我死了,被复活重新制作其他的药水,记忆一直在缺失,因为他们不会让我知道内幕。

这些日记的内容我不准备说出来,死的人,不需要再增加了。

————————————
绝笔

一个没有名字的普通医生

————————————
我把所有的日记重新封了起来,等下次再打开的时候,我的记忆一定又消失了吧。

自嘲的笑了笑,离开了房间。

——————————————————————
医生番外没了

不要说是刀子_(:з」∠)_

世界上有美好的,背后也一定会有守护着这一切的黑暗面

└┌(。°з ┐ )┘三└( ┌ ε°。)┐┘打几个滚让你开心开心啦!

三=͟͟͞͞└(┐卍^o^)卍ⱶ˝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