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攻受不分明(2)(杰克第一视角)

这局游戏的结局是平局,医生和空军在我眼皮子底下解完了所有密码后跑了出去,并对我使用了n次嘲讽动作!!!下次我一定要让他们流血而死!!!
㐃以上都是杰克的气话
再怎么说她们都是女孩子,不能那么粗鲁,而且现在还需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
我拖着娇小的身躯来到了蜘蛛小姐的演艺厅,也许她会知道些什么。“莱塔小姐,日安。”原本应该是充满磁性的声音变的有一点奶声奶气的,导致蜘蛛小姐有时间没有认出他来。莱塔小姐的沉默让气氛开始尴尬起来,“莱塔小姐?”
“啊!杰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发生了什么?”莱塔的口气有点虚,因为她并不是那么确定这个面前只有十二岁左右的孩子是不是杰克。
“不清楚,上一盘游戏被空军的一把奇怪的枪打中后就变成这样了。”我摇了摇头,看向莱塔“有什么建议吗?”莱塔小姐经常出入各种地方演出,经验一定会比一直生活在雾都和庄园的我多。
莱塔用前面的一个义肢点了点下巴,应该是在思考该怎么做。许久,莱塔低头看向我,说到:“你先休息几天,我去帮你问问上面的人是什么情况吧。”“万分感谢,莱塔小姐!”
我离开了莱塔小姐的房间,在走之前蜘蛛小姐给我织了一件可以穿的衣服。毕竟我变小了可衣服没有变,乱动很有可能会被看光,所以在刚刚的游戏里医生和空军才那么肆无忌惮,毕竟即使我变小了攻击力还是存在的。我手上拿着自己原来的衣服,身上穿着新鲜出炉的小号蛛丝原版服装。
我走向自己的房间,路过了佣兵的房间,站定在奈布的房间门口,盯着看了几分钟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脸,怎么跟变态似的!表面一本正经内心慌的一批的我快步离开了这里走向了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将自己摔在床里面,被今天的事件累到的自己很快就睡着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没有关门。
“杰克。”
梦里有人喊了我的名字,不过只叫了一声就再没有声响了,只听见关门声音和越来越小声的脚步声。
一夜好梦。
@笺酌 @人形兵器-A02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