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攻受不分明(杰克第一视角)

我的名字是杰克,那个雾都的开膛手,现在在第五人格工作室工作,在游戏中扮演监管者的角色,负责把求生者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在这里我的人气是监管者中最高的,虽然我也是最危险的,但并不能妨碍我在游戏结束后被求生者的小姐姐们围绕。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佣兵在一起的,大概是顺其自然,哦,记起来了,是佣兵先表的白。当时我们关系其实还一般,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在游戏结束后,我们正在一起吃饭,突然佣兵来了一句:“和我交往。”语气没有一点变化,好像就是在说,明天天气可能是晴天这样无所谓的话。而我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就答应了。“可以。”
现在想想感觉也没什么,因为我发现无论是交往前还是交往后我们的生活没有任何变化。要不就趁现在去和奈布分手吧。想到这里,起身就向奈布的房间走去。没错,其实我们并没有同居,事实上,我们连亲吻都没有,只有在游戏中,才是我们身体接触最多的时候。果然,比起我,奈布他适合更好的,像我这样冷血的人,他当初是怎么想不通和我告白的呢。我可能是太,寂寞了?才答应他的?想不通就算了吧。
走到奈布房间门口,正准备敲门,突然想起来他昨天好像通宵去进行游戏了,现在应该正在补眠。放下敲门的手,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裘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杰克!快!有人点名你去当监管者了!”裘克的声音一向很大。我快速跑到他的身边捂住了他的嘴:“声音小点,佣兵还在睡觉。”“唔唔!”我松开了捂住他嘴的手:“有人点名我?”裘克点了点头,“是啊,里面还有新来的空军。”我点了点头,让裘克离开后我又转头看了看奈布的房间,那,晚一点再来吧。
被传送到游戏中的感觉并不好受,我快步走到可能有求生者传送的地方,看见了那个新来的空军。可能是新来的,并不怎么会玩,看见我就直接向我开枪,也没有瞄准,我打掉了她一半的血,不过好在他的同伴争气,救下了她。在没看见空军的时间,我解决掉了律师和前锋,就剩下医生和空军了。
我看见了医生并抓住了她,空军来救医生了。她的手上还有一把枪,大概是翻箱出来的。等等!那个简介是怎么回事!什么叫有神奇效果的信号枪!
“碰!!!”
咦?怎么没有作用?等等!我的视野好象变矮了!@笺酌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