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攻受不分明(5)(杰克视角)

我和佣兵一起,离开了蜘蛛小姐家,在路上路过圣心医院看见了医生艾米丽小姐。
任何一个绅士在看见美丽的小姐的时候都会礼貌的向她问好。
“你好,艾米丽小姐。”
“嗯!嗯,你好,杰克先生,还有佣兵先生。”医生突然变得有些局促不安,我体贴的没有询问原因,应该是一些私事。
佣兵没有对医生做出回应,事实上佣兵基本不会说任何他自己认为多余的字,日常的问候也一样,他总是觉得对别人点个头嗯一声对算是非常熟悉的人是很礼貌的问候。也就只有在游戏中话比较多,我指的是,发出来的游戏用语。
医生神色慌张的离开了。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她的眼神中含有一丝抱歉。
.......你在游戏里可不是这么对我的,还记得你挑衅了我n次吗?
这件事没有在我心里泛起多少涟漪,除了让我深刻的意识到,女人,真的是一个表里不一的生物。
我来到了佣兵的房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也顺势坐了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解决。”奈布皱了皱眉头,嘴角抿起。
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啊。
“那场游戏,因为一不小心被空军从箱子里面搜出来的枪打中了……然后就变成这样了。解决办法我去找过蜘蛛小姐了,她不在,资料还没有给我呢。”我有些苦恼的捞了捞头,看向奈布,奈布好像想起了什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我听见了纸张的声音和脚步声,奈布从卧室里出来,手上拿着一叠纸和一个木盒。
“给。”奈布将手上的东西交给了我。
我先把木盒放在一边,开始翻阅资料。奈布坐在我的旁边,把头伸过来看,我将资料向他那边移了移。
我和奈布看完资料脑内整理了一下,大概就是表示那把枪是上层实验室的实验品,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游戏中,作为受害者的补偿,杰克可以带薪休假,大概一个星期就会恢复正常。再之后的资料介绍了枪的资料,说实话,我真的不觉得这个资料有什么用,我和佣兵都不是这方面的。
“杰克。”
“什么事,奈布。”我疑惑的看向奈布,突然一惊,还是第一次,奈布用这样的眼神望着我,感觉像看见小鱼干的奶猫,咳。
“可以把那把枪的资料给我复制一份吗,我对这个枪感兴趣...”奈布看上去很少请求过别人,脸红透了……耳朵也有点红。 我直接把资料给了佣兵,“送你吧,我对这个不感兴趣。”
奈布接过资料,拉了拉自己的帽沿,发出了蚊子嗡嗡的细小的声音,可我听的很清楚,他说,谢谢。
之后的一个星期我预感会十分难熬,奈布好像听到了我的心声,说到:“其实,我认为挺好,带薪休假呢。”感觉自己就只剩下这个好处的我稳了稳心态,苦中作乐。突然佣兵皮了一下说:“带薪休假一个星期,如果可以我也想这样。”
“......祝你美梦成真=-=”


佣兵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所以佣兵决定带着杰克出去走走。
“啊!奈布!下午好!”
奈布转头看去,是吃完下午茶出来散步的厂长和园丁,“嗯。”
这时园丁看向了我,她并不知道我变小的事情,然后拉了拉厂长的衣服,问道:“爸爸,他是谁?和杰克先生长得好像。”厂长转头看向了我,挠了挠头困惑的向奈布问道:“这是你和杰克的孩子吗?”
“不是。”
“好吧,你的名字叫什么,小男孩。”厂长没有从奈布那里得到答案,转头问我,我知道这个女儿控绝对不会在没有特殊情况的时候放弃这个问题。
“我是杰克。”
“他是杰克,女儿”
“......好吧,再见杰克,再见奈布。爸爸我们回去吧。”园丁尴尬的看着自己的爸爸尬问,有些看不下去了,带着厂长离开了这里。我一直觉得厂长是不是被那场大火烧坏了脑子(被厂长狂捶jpg
我和佣兵离开了这里,回到各自的房间,开始整理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医生看见我眼神慌张,上层到底隐瞒了什么,(划)佣兵他愿不愿意不要全勤奖请假陪我过这一个星期(划)
第二天
“我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奈布拿着请假单打开了我的房门“上面说带薪假,让我好好照顾你。”
????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