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攻受不分明(7)(杰克视角)

在知道军工厂爆炸事件的时候,我直接感觉哪里怪怪的,看见奈布准备赶去军工厂的时候,我决定和他一起去。
到达军工厂的时候,看见的是小丑和医生,医生还是那副对我充满愧疚的模样,而小丑看见医生这个样子却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很奇怪,但是说不出来哪里不对。等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奈布已经翻进了军工厂里面,真是个让人操心的熊孩子,还好意思说我。
我也决定进去,可是被裘克拦在了外面。“杰克,你不能再进去了。我们需要减少伤员的增加,你应该知道的,不要这么冲动。”我停下脚步,叹了口气“我知道的,谢了,裘克。”我本来就不应该这么冲动的,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裘克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过由于我现在变得挺小,拍肩膀的动作感觉有点怪异。
我们等了十多分钟,医生好像撑不住了,率先告辞离开了,是因为我吗?
我和裘克又等了几分钟,奈布从里面跑了出来,口鼻处用布料捂住,可他的披风绝对撕下来的不止这些。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这并不妨碍我散发低气压。
“我找到被废墟压住的空军和冒险家,一路做了标记。”奈布神色自若的望着我和裘克说道。
“下次不要这么冲动,要是出事了伤员就又要增加一个人了。”裘克走过去,拍了拍奈布的背,把他移出了军工厂的范围。“走吧,救援队已经来了,不要妨碍他们。”
我们离开了军工厂,裘克马上要去开始游戏了就与我们告别离开了,只剩下我和奈布不用工作的闲散人员。
“杰克,我想调查这个案件。”奈布走在我的前面,突然转过身来说道。
我感觉这件事不是我们能调查的,我拒绝了奈布。“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这事压的这么低,不是我们能管的起的。”
奈布把手放在下巴那,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感觉军工厂爆炸事件可能和你变小这件事有关。”
我点了点头,我其实也有这个感觉,但是我还是不想让奈布冒险。“之前那把枪的问题,我认为不是什么意外,但上层竟然隐瞒了真相,那就是不希望我们去过度追究这件事情。那么军工厂爆炸事件,我感觉也不可能会调查到什么。”
“试试吧,就今天晚上,去军工厂看看怎么样?”奈布指了指军工厂的方向。真是败给他了。“好吧,不过一有问题马上离开。”
“好!”奈布的表情看起来很开心,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先去游乐场玩一趟吧。”
啊,奈布看上去感觉石化了。

游乐场
孩子们的欢笑声在这里环绕,处处都是充满童趣的游乐设施,还有来这里发泄的成年人的尖叫声。
“真的还要玩吗?不会还要玩一次旋转木马吧。”佣兵的声音很稳,但在我,这个监管者的耳朵里还是能听出来他声音中的颤抖。
啊,总感觉自己变坏了,越来越喜欢逗奶布了,咳,奈布。
“不了,今天我们去玩过山车和碰碰车。”
“嗯,好。”奈布看上去松了一口气。比较上一次玩旋转木马的时候,他的队友前锋正好路过时看见了,然后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望着佣兵,然后奈布就产生阴影了。感觉很顾面子呢,奈布。
我们来到了儿童版过山车,比较我现在是个小孩子,成人版的过山车现在可坐不了。“我不坐,你自己去吧。”
奈布真的很爱面子呢。“那我们去玩碰碰车吧。”碰碰车是成年人,孩子都可以玩的。“......好吧。”答应了,我就知道,如果第一开始就说碰碰车他是绝对不会玩的。
然后奈布生无可恋的和我一起玩了几次碰碰车,不过总感觉奈布的心情变好了,这可能是口嫌体正直?玩的有点晚,我和奈布直接去了食堂,遇到了机器师。
“你好。”我挺震惊的,奈布面对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居然主动打招呼,还不是说“嗯”这样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你好,奈布先生。那个,这位是...”机器师有点怯生生的说道。
“你好,这位小姐。我是杰克。”我行了个绅士礼。
机器师听到我的名字愣了愣,很快恢复正常说道:“之前就有听到杰克先生的,不过没想到是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不,只是暂时的。”我解释道。“啊,不好意思,杰克先生。那么,我先行离开了。”
“再见。”机器师快步离开了这里,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在机器师离开后我和奈布也匆忙吃完了晚饭,回到了房间,比较今天晚上我们有事情要干。
半夜
“准备好了吗?”
“走吧!”
@笺酌 @人形兵器-A02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