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攻受不分明(8)(佣兵视角)

我和杰克来到了军工厂,没有站在大门口,而是找到了一个地方隐藏起来,因为这里居然有很多守卫,为什么只是一个小小的爆炸事件上面会派那么多人呢?
看见这样的情况我越发觉得这里的问题不一般了,感觉肾上激素在疯狂分泌,越来越跃跃欲试了呢。我看向杰克,用手指指向军工厂旁侧的方向,示意他向那走。杰克点了点头,又做了一个手势,说自己引开守卫让我先进去之后自己再跟上去。我点了点头,向旁边移动,而杰克走向了大门口,守卫的视线被杰克吸引过去,我赶紧从侧边翻了过去。
我离开了这里,不是我不等杰克,而是如果有守卫发现我,我不会在这里坐以待毙。一路做了点记号,杰克应该能发现这个。
军工厂的口气有点浑浊,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发生了药品爆炸的原因,这里一直长久不散的雾带有一点淡淡的紫色,以防万一,我把之前带过来的口罩戴上。
我首先跑到了空军和冒险家出事的地方,附近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有问题的东西,不过,我记得这里应该没有这么多桶的。这个应该就是装那个药品的容器?不过为什么会用塑胶桶装呢。
我打开了其中一个桶的小盖的开口,放心里面装有紫色的液体,和可能被药品污染的浓雾颜色一致。我想带走一点,可我没有带装东西的容器,那些放在了杰克身上,要等他吗。最后我还是决定自己想办法,杰克很有可能会被守卫拖住,等他找到我,估计守卫也找到了我。军工厂的物资肯定不会少,去附近搜索一下应该是可以找到可以装东西的容器的。
果不其然,在附近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有点生锈的易拉罐,不过更好的倒是找不到了,就像是这附近被特地清理干净了一样。不过现在没有时间想这些了,我赶紧用易拉罐装了一部分药品,不过因为没有封口,没有装太多。
我带着药品快步来到了军工厂墙壁那,我需要翻过去,不过药有可能会撒,我需要杰克接应,可我现在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什么人!”
我听到声音猛的转过头去看见了三名守卫,没办法了,翻就翻吧!
我成功甩掉了守卫,墙外面没有看见守卫,应该被杰克引开了,墙里面的守卫真是让人烦躁,现在还在嗷嗷叫,要是引来了外面的守卫就不好了。我紧握着那个易拉罐,飞快的跑走并发出暗号示意杰克快点离开。
我绕了很大的圈确认没有什么东西跟踪才回到了房间,杰克不在,不知道是不是没有脱身。看了一眼易拉罐,颠了一下重量,果然还是撒了不少,找了个瓶子装好并把它密封起来后出门,准备去找杰克。
我刚刚打开门就看到杰克站到了大门口,赶紧把他拉了进来。
“我那边发现了很多东西,非常可疑,你那边怎么样。”我在说话间倒了两杯水,杰克端起被我推在他面前的水,喝了一口,面色凝重道:“上面来人了,叫我们不要再调查下去了。”
“......”
第二天我们都默契的再没有提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和平常的一样。
今天杰克变了回来,我和他的带薪休假也就就此结束,再次回到了忙碌的工作状态,即使再发生类似军工厂爆炸事件也不在会有时间去调查。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我拿出了上次带出的药剂,拿起它,被阳光照射的光线变成了淡淡的亮紫色,很好看。鬼使神差的,我打开了密封的瓶盖。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奈布!你在吗?”是杰克。刚准备转过身,发现自己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大,不,是我变小了!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