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杰佣】攻受不分明(10)(佣兵视角)

我变小了,和杰克一样。但与之不同的是我变成了七岁的样子而杰克是十二岁,这让我想起自己在杰克变小的时候对他说的话。
“带薪休假一个星期,如果可以我也想变成这样。”
杰克祝我美梦成真......没想到一语成谶,我还能收回那句话吗?
杰克想请假陪我,我拒绝了,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杰克去工作了,突然没有人在耳边说话有点不习惯……
好安静,所有人都不在宿舍,去开始游戏了,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太安静了,这让我觉得这一切是不是我自己想象的,是梦吗?
没有人,感觉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想出去走走,但是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但是,再这么呆下去精神会不会崩溃?以前在战场上的一个兄弟被敌人抓住关了起来,过去了很久我们终于救出了他,可是,军人的体质让他活着,过长时间的囚禁让他的精神崩溃,只能疯疯癫癫的苟活于世,他的样子让我一生都难以忘记。
还是出去走走吧,可不能因小失大。
我披上我的披风,用兜帽掩住我的脸,出门。
外面其实也不会有什么好景色,乌鸦的嚎叫,奇怪的浓雾还有干枯的树木,不过对于这些却让我感觉我还活着,一定,会有另一个人和我一样。我希望那个人是杰克,我的情商不低,又不是那个只会撩但撩不到心去的伪绅士,不过我也说不清喜欢他什么,只可能是这段时间的相处改变了什么,明明不到十天。
我来到了冒险家的房间,冒险家已经恢复了,不过关于军工厂事件并不清楚。
“奈布?!”
“嗯”我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要说出去,好奇心不要打在我头上。”
冒险家点了点头“奈布,上次军工厂的事谢谢你。”
我摆了摆手,“不用谢,我想找你买个东西。”
“什么?虽说我有很多东西,但也不是什么都有。”
“你蹲下来。”头仰着好难受。
“哦。”

拜托完冒险家后又一路走到了红教堂,红教堂里面有很多女性监管者,可能是女生茶话会。她们看见了我,园丁走了过来,把我拉到了女生堆,好难受...
“这是谁的小孩,真可爱!”说就说能不能不要揪我脸。
“看上去和奈布好像,是小杰克的童养媳吗?”......我记住你了。
“我们把他送回去吧!”说话的是园丁,第一次感觉她如此亲切。“......嗯,还是算了!我要把他带回来当我弟弟!”我收回那句话。
不远处有人大喊着园丁的名字,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是厂长里奥,不出意外是来接园丁回家的。
“女儿!该回家了!”厂长边挥手边喊着,游戏中的鲨鱼棍也舞动了起来,感觉超级蠢。
“来了!爸爸!这个是我们刚刚发现的,可以带回去当我弟弟吗?”园丁指了指我。不过什么叫做“这个”,可以解释一下吗。

园丁还是没能如愿的带我回去,杰克找来了,据说找了很久,那时他的脸色黑的吓人。他问我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当然是太安静了,总感觉会死一样,那种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感觉糟糕透了。
杰克请了假,我没在阻止他,因为没有必要了。
我坐在杰克的房间里,向周围望去。他的房间和我的房间完全不同,并不是说样式而是装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房间太过于军事化而且总透露着禁欲的气息,而杰克的房间很温馨,不知道的会以为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一个热爱生命的人。
向周围望去的时候,看见了那个木盒,我其实一直挺好奇那里面装着什么,杰克去请假了,没什么理由请假应该很费时间。
就看一眼这个念头在我的脑内循环。
最后被自己催眠成功的我走了过去,打开了木盒。
在打开之前我还在想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想到,木盒里装的,只是用我和杰克为原型做的两个娃娃罢了。
我看了一会儿,拿着杰克样子的娃娃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感觉今天超开心。
太喜欢了!眼泪,根本止不住啊!我还想着再重新表一次白呢,我要不要先等他表白后再把向冒险家定的东西交给他呢!
并不是单恋啊。一定,是那个笨蛋不知道怎么表达吧!我等着你啊!杰克!
一定要快一点!不然的话......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你们。
是的,佣兵要黑化了(这不在我的大纲里面,惊恐状jpg
@笺酌 @人形兵器-A02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