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不皮不是庄园人(2)——佣兵篇(下)

很快,秘密机被破解了。我们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刚出来就看见了一个秘密机,旁边没有什么遮掩物,而且还有两个椅子。不过我们一点都不方,继续解机,等我们把这个机子解完也没有再看见监管者,连心跳都没有跳过。

佣兵A:那个监管者不会是个人机吧……
佣兵C(我):我觉得是......

我还没有说出口前锋被打了一下,同时出现了前锋拖延监管者120秒的消息,至于那个六十秒的很有可能刚刚修机没看见。

佣兵C(我):......我觉得这个前锋真的厉害啊!
佣兵A:对啊对啊!

然后我们为了不辜负前锋的牺牲继续修机。

所以你们是不准备去帮前锋了吗!(是的x

我们再次不负众望的修好了一个机,大门开了,佣兵B在这个时间里居然修了两个机子!不可思议!

佣兵A:我认为是前锋和佣兵B一起修完一个,准备修第二个的时候被监管者发现了然后被前锋溜走了。
佣兵C(我):给大佬递话筒jpg.

旁边就有个门,是小门。我将开门的任务送给了佣兵A,自己在旁边涂鸦x

在开门的时候,佣兵B倒地了。

佣兵C(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刀斩!!!!!
佣兵A:莫方,我算了一下时间,他过来的时候一刀斩估计就没了。

确认安全的我们开始在门口疯狂挑衅。放板子、翻板子、挑衅动作嗨起来!

在这段时间里佣兵B曾经被前锋救下来结果瞬间被打放椅子,前锋的半管血也就不了人了。我们的同志·皮皮怪成员·佣兵B提前上天。

佣兵B(临死前):今天太阳真大。

我们的心跳加快,监管者来了!

万万没想到,因为是新手,没人格技能,所以不知道监管者是谁。

鹿头班恩一个伤害钩再一打,佣兵A瞬间倒地,旁边就有一个椅子,佣兵A被挂椅子。没过多久,监管者向我的方向跑来,我看见他开始甩钩子了,然后我就先跑了。

佣兵A(即将放飞):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佣兵C(我):不仅不痛还有些美滋滋~
佣兵A(飞行中):今天天气真好!乌鸦都变得可爱了x

我逃出去后又跑回来围观了一下,发现前锋居然还蹲在已经开了的门附近,准备趁监管者不注意跑出去。

可是你没发现乌鸦爆点了吗!

最后只有我一个人跑出来,你们是真的皮断了腿......

赛后:
佣兵B:你们今天不来救我,这个仇我先记下了jpg.
佣兵A:别说今天,以后也不会救的,直接记下来吧w
佣兵B:???
佣兵C(我):能赢的局为什么会输!
前锋:能输的局为什么要赢?
前锋:你还是太年轻
佣兵C(我):社会!社会!(抱拳jpg.

班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观众为你们鼓掌!牛b!
佣兵B:前排捕捉监管者!
班恩:蛇皮走位jpg.(滴滴!捕捉失败!
佣兵B:强忍眼泪jpg. 不忍了!唔哇哇哇哇哇哇jpg.
佣兵A:老子一拳一个嘤嘤怪!
佣兵C(我):嘤嘤怪!复读机!集合!
佣兵B: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前锋: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班恩: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佣兵A:友尽!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佣兵A)退出聊天室】
前锋:咦—
佣兵B:啧啧啧
班恩:666
佣兵C(我):溜了溜了
前锋:没什么事我先挂了jpg.
佣兵B:记得加好友开黑!
班恩:我记住你们的名字了!下次再看见你们先抓你们!肯定会出现葫芦娃救爷爷的场面x
前锋:你个恶毒的男人,呸,鹿头!
班恩:嘻嘻嘻
【(佣兵B)(班恩)(前锋)(佣兵C(我))退出聊天室】


——————————————
好了,佣兵篇完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写佣兵篇,不过估计就算再写还有很长时间。毕竟这是全员向的,每个求生者和监管者都会写ˊ_>ˋ(要死
这个佣兵篇是真实故事,那天佣兵限免,可惜监管者是鹿头限免。反正我和一个明焰红皮肤的佣兵一直在解机,前锋一直在溜屠夫,最后和我一起的那个佣兵皮断腿也是真的(捂脸笑
所以说!能输的局为什么要赢x

@笺酌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