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攻受不分明(医生番外)

我是一名来自红教堂的普通的医生,别人都叫我艾米丽,我可能是失忆了,为了找回记忆我来到了这里。

我在这个庄园重新体验到了死亡的感觉,记忆也越来越清晰。我已经来到这里三年了。

在一年前,上层突然叫我来到会议厅报道。

他们叫我研制一种药水,长生不老药。这是不可能的,但我必需配合他们。

在研制过程中,他们又找来了新来的机器师帮我一起开发。机器师的行动力很高,脑内的知识储存也能跟上。

我觉得上面的那些人要等不及了。

我觉得那个药水并不是给上面的那些人用的,因为这一年后药水虽然研制失败,但也有一定的返老还童的作用。他们拿到药水的第一时间是经过实验确认无害后把药水加入了游戏中。

确认这件事的时候,那场游戏已经结束了。他们把药水装进了枪里面,被空军拿到打向了杰克,而杰克也变小了。

上面好像意识到药水的负面影响,将研制的药水放进了军工厂。

那天在军工厂进行游戏,园丁首先被淘汰,只剩下空军,冒险家和我。小丑看见了空军和冒险家,可是火箭冲刺的时候,武器发生了爆炸。军工厂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全地带,发生了连续大爆炸。我离的比较远,没有被波及到,小丑身体素质本就强大,反应也快,没有伤到什么。而空军和冒险家没有那么走运,被废墟压倒,昏了过去。

我和小丑被传送了出来,闭口不谈刚刚的事情,因为这里都有我们需要隐瞒的事情。

因为药水除了我和机器师还有小丑的一分。

我当时也不敢相信,小丑认识上面的人。他来到庄园的时间比我要早很多,我对他有不少忌惮,但至少现在没有什么。

在军工厂外面等待的时候,我看见了变小的杰克和佣兵,他们在这里似乎是想打听什么,我已经不想再搅进什么事情了,我也没有精力可以去提供什么,所以我离开了军工厂。我当然知道这样子太过可疑,没有办法。

果然,我之后从小丑那里知道了佣兵独自闯入军工厂,而小丑和我刚刚说完情况就被上面叫走了,还好我没有过多停留在那里,我不想再面对那些人,因为我差不多懂了那些人的想法,他们想用药水永远的控制我们。

被药水控制的身体,永远无法长大的身体和心灵,被逐渐放大的恐惧。会让人疯魔。

我再次被叫去制作药水,我拒绝了,所以,我死了。

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又活了,我再一次失去了我的记忆。

回到房间我疯狂的翻找着过去的痕迹,我的房间和新的一样。我笑了笑,手好像按到了一个按钮,隐藏在暗格里的一本本日记露了出来。

我刚来的时候,被迫制作了复活药水,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做了出来,然后我死了,被复活重新制作其他的药水,记忆一直在缺失,因为他们不会让我知道内幕。

这些日记的内容我不准备说出来,死的人,不需要再增加了。

————————————
绝笔

一个没有名字的普通医生

————————————
我把所有的日记重新封了起来,等下次再打开的时候,我的记忆一定又消失了吧。

自嘲的笑了笑,离开了房间。

——————————————————————
医生番外没了

不要说是刀子_(:з」∠)_

世界上有美好的,背后也一定会有守护着这一切的黑暗面

└┌(。°з ┐ )┘三└( ┌ ε°。)┐┘打几个滚让你开心开心啦!

三=͟͟͞͞└(┐卍^o^)卍ⱶ˝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