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的娇喘

【杰佣】攻受不分明(完结)(佣兵视角)

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过杰克了,现在我再次看见他时,他没有给我任何反应就拿出来了一个红色的盒子,把它打开,是一个不那么美观的戒指。

他在向我求婚。这是我的第一反映。

事实上也其实如此。

“奈布!能嫁给我吗?”杰克的声音很大,仿佛是在给自己壮胆。

我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看着他一脸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奈,奈布?”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说起来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你了。”

“看”杰克指了指手上的戒指,“好看吗?我亲手做的。”

这一个月都在做戒指吗?确实看的出来是不是专业人士做的,看起来有些粗糙。有点小开心。其实一开始我是很生气的,听取了机器师的建议我准备去挽留一下杰克来着,但是怎么都找不到人,好不容易从冒险家那里有了消息,但之后又断掉了。从冒险家那里拿的原石原来是做戒指吗。要同意吗?

“…………再等等吧,如果你让我满意的话。”最后还是没有轻易同意,不过杰克的样子也松了一口气。

“奈布,起床了。”

同意继续交往的第二天早晨,杰克起的早早的,带着早饭敲响了我的房门。

“……嗯,起来了。”睡得还是很迷糊,脑袋里面好像被糊成了一团。

“哈哈”’我迷迷糊糊的听见杰克压着声音笑了笑,然后我被一股力量拉了起来。杰克。用将双手放在我的腋下,将我从床里捞了出来,让我再靠坐在床头,没过多久,一个衣服从我的头顶套了下来。瞬间就清醒了,我现在又不是什么小孩,自己穿。

“……杰克,出去。”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Σ(゚д゚;)”

“我要穿裤子了……”

“啊!好……”

出去的时候一步三回头,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舍不得什么。

吃完了早饭,我就准备去开始人格了,结果杰克一把拉走了我“奈布,今天一起出去玩吧!”我正准备拒绝,杰克又扯了扯我的衣服:“奈布,就今天。”看着他的眼睛我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可以拒绝,然后顺着他的力道走了出去。

等来到杰克想带我去的地方,使劲的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你想带我来的地方?游乐场!又是这里!”我就不应该来的。

“不不不是的!”杰克疯狂摇头,双手抓住我的肩膀解释道:“我想给你个惊喜!等会我们坐摩天轮,到最高处我向你求婚好不好!”

别人是一孕傻三年,你是不孕也傻!果然陷入爱情的人都是笨蛋吗!——被杰克请来准备在求婚的时候放烟花和送祝福的监管者和求生者一脸mmp

听到杰克这样的话,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吧,我还挺想看看你准备的怎么样。”

杰克愣了愣,马上笑了出来“那我可以现在就直接去摩天轮求婚吗!你会答应的对不对!”

“谁知道,先去看看吧。”

然后他迫不及待的把我带到了摩天轮的位置,我看了看现在的时间,嗯,现在才早上。摩天轮没有夜晚的那样绚丽多彩,准备坐摩天轮的人也很少,而且现在还很早,摩天轮都还没有通电。

“奈布……我忘了现在还没有开,我之前是准备在游乐场玩一段时间等开了再来的。”杰克局促不安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他了。

“杰克,戒指。”

杰克一脸委屈的把戒指递给我,我接过戒指,把戒指戴在我的无名指上。然后从之前在冒险家那里拿的东西掏了出来,打开。

那也是一个戒指,比起杰克自己用粗糙的手艺制成的要好看许多。

“手。”

“奈布!”杰克一脸惊喜的看着我,把手伸了出来。

我抓住他的手,把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走吧,回去。”

“好!”

——————————————————
被杰克请来的监管者和求生者:??????

——————————————————
好了完结了_(:з」∠)_
比较赶呢|・ω・`)
有番外,固定的医生和小丑两个番外
可以点单(圈小一点都不怕!

感觉写杰克和小媳妇很像x
溜了溜了   
三=͟͟͞͞└(┐卍^o^)卍ⱶ˝呜噜噜噜

今天的萌新杰克依旧没有掌握哄皮皇佣兵的技巧x
现场围观大戏的求生者和监管者们(bu

【杰佣】攻受不分明(13)(杰克视角)

今天我和佣兵分手了。

其实我真的是在这段日子里喜欢上了他,但是我不是很能够接受前段日子里我和奈布之间的相处,就是在变小事件之前的那段时间,我想结束这段恋情,再重新追求他!

我知道我的这个行为太过神经质了,但是我想给奈布最好的。

所以我来到了蜘蛛小姐的家。

“莱塔小姐,你在吗?”我敲着门说道。

“在的。”门被打开了。

“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当然了。不过要先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
.
.
.
.
拜托完蜘蛛小姐后我又来到了红蝶小姐的家。

“红蝶小姐?在家吗?”

“请问有什么事吗?”门没有被打开,红蝶小姐一向如此。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啊~当然可以了,杰克先生。”红蝶听出来了我的声音,很爽快的答应了。我和红蝶以前在雾都的时候就有挺深的渊源,恨不得对方去死的那种,但是这种问题沉迷演出的蜘蛛小姐并不知道,她推荐我问问红蝶小姐……

“请问,怎么把刚刚分手的恋人追到手。”

房间里的声音突然沉默下来,一段时间后发出了红蝶放肆嘲笑我的声音。

我:......

门突然被打开,红蝶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脸走了出来,眼睛微微眯起。“杰克,怎么想到你居然是这么个人。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什么的,真的是笑死我了。不过你居然有过恋人还是让我惊讶,分手的时候你那个恋人绝对开心的不得了吧!是ta提出的分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我都这样和你说话了!你还想怎样啊!想死吗!”

“怎么!低情商辣鸡货!有本事就打一架啊!只会用什么破绅士风度和公主抱撩妹!在游戏里面别人肯定就认为你是个秃头!”

“woc!”



最后我还是没有问到解决方案,不过和红蝶打了一架让我的心情不在那么低沉了,虽然自己的西装被踢了几脚,脸被打了几下,头发也被拽了几下,面具也裂了几道口子……不行!我还是好气!好想搞死她!

女人真可怕。

这是围观了她们打架的鹿头班恩的看法。杰克居然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相比杰克,红蝶只是衣服被划了几道口子,身上有点灰而已。而又因为这个衣服有了口子红蝶又可以买新衣服了。

最后我还是去问了问里奥才知道解决方案,真是想不到。

“首先向ta道歉,如果不接受就死缠烂打,如果还不行就离开,去带一些ta喜欢的东西想办法融入ta的生活,在ta态度软化的时候迅速求婚x
如果接受了那就好办了,和ta好好相处一段时间明里暗里透露一下,如果同意就求婚不同意就再过一段时间看看。”

“谢谢你了,里奥。不过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你想知道?”

“不,不了。”我感受到了死亡凝视。

求生欲强大加心知肚明的我离开了这里。毕竟曾经里奥老婆跑路里奥追好久没有追回来的事情老玩家们都知道了。

关于结婚戒指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定会有,即使没有,他也肯定会有钻石的。

“冒险家!开门!有事帮忙!我想请你卖我个东西!”并不是我没有礼貌,而是冒险家这个时间一般在睡觉,所以我要大声点x

“吵什么吵!不让人睡觉的吗!”穿着睡衣的冒险家粗暴的打开了房门。

“冒险家,我想在你这里卖我一对配套的戒指。”

“戒指?没有了,我已经卖给别人了。不过我这里还有钻石原石,你要吗?”

“当然了!”

我拿着原石离开了,我准备自己打磨,把它变成戒指,所以我又前后来到了园丁和机器师的家,求到了工具。总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妇女之友了,不过没关系,毕竟我喜欢的是奈布而不是她们。

————————一个月后——————
闭关多年x
我终于把钻戒做好了!
不过我还像把步骤弄反了……
......
......
......
要完
我的脑内浮现出了这两个字

——————————————
短小章_(:3」∠)_

@笺酌 

(杰佣)攻受不分明(12)(佣兵视角)

不知道为什么,变小的时候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变得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我的理智在疯狂的阻止着我,可是情绪却不受控制的影响自己。

我感觉自己好像再次回到了那个战场,恐惧、绝望、不甘的情绪无处不在,也是在那一次,我负伤了,再也不能上战场的伤,所以我从那里逃了出来,代价不过是所有人的指责和暗骂罢了。
再一次回过神来,是杰克突然躺在我旁边轻柔的拍着我的背,和哄孩子睡觉的姿势一模一样。动作也有点僵硬,感觉超可爱,虽然我知道这个词不适合形容像杰克这样的人。虽说这样,但是自己的心好像确实平静下来了,稍微有点睡意了……谢谢,杰克

第二天醒来,我不是很清楚我有没有把感谢的话说出来,但是我知道我这一个晚上睡的很好,没有做梦。可能我做了,但是没有任何感觉和记忆,医生从前有说过,人每个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做九个梦左右,不过一般都不会有记忆。不过在未来的某一天你觉得你从未见过的场景十分眼熟,那么你从前的某一天你忘却的某个梦,可能是预知梦。

我的房间里除了客厅有一个窗户,其他地方都是靠电灯照亮。现在床上已经没有了杰克的身影,他之前躺着的地方也冰凉凉的,应该离开了好一段时间了。

我感觉自己的情绪又要失控了,现在我脑内的想法只有一个:把杰克抓回来,关起来,让他再也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缓缓推开,我看向那里,因为门被打开的时候带进了客厅的关,显得格外刺眼,但是我还是执拗的望着,即使眼睛被刺的生疼。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部分光线,让我稍微好受了一点。即使不看,我也知道那是杰克。
杰克提着食物回来了。他没有离开我,他是在履行昨天答应我的话。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大概有一种安心的情绪。

“奈布,感觉怎么样。我带了早餐...呜啊啊啊啊你怎么哭了!”杰克顿时觉得慌张起来,装什么啊!之前哄小姐姐们不是很熟练吗!“奈布,别哭了……”杰克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似的,只是跑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我,其中一只手在轻柔的抚摸我的头发,好像知道把我当小孩一样。

想到这我突然笑了出来,杰克看了看我的表情,松开了抱住我的手,心里一惊,快速的伸出手大力的抓着杰克的手。杰克再一次安抚性的摸了摸我的头,“我只是去拿早餐给你吃而已。”我松开了抓住他的手,沉默不语。

杰克也确实只是去拿早餐给我吃,之后的今天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得了重病的病人,几乎没有下床,每天都在睡觉想要调整自己的心性,结果还是没有调整过来,脑袋还睡的晕乎乎的。

我变回来了,现在想想前几天的事情简直就是黑历史,想杀了杰克灭口x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过悲壮,路过的蜘蛛小姐,停下语气温和的问我发生了什么,但是原因不太好回复,对着蜘蛛小姐摆摆手,示意我没事。蜘蛛小姐看上去还不是很放心的样子,却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提醒我好好休息。

我起身离开这个地方,准备回去和杰克说一下关于变小的事情。转角处突然发现医生面色苍白的从红教堂出来,我虽然想询问一下,但我们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熟,而且女孩子的事情还是不要太过在意了。

我来到冒险家的房间,虽然一开始准备回去和杰克谈谈最近一系列的事情,但还是这件事情比较重要。

我拿着从冒险家取订的东西回到房间,杰克没有再和我谈关于任何军工厂、变小等等的,我知道他想让所有事情都翻张过去,我也不想再去关心这种事情。手情不自禁的摩擦着即将正式确定我们关心的东西,就看见杰克端着晚饭来到桌前。

吃到一半,杰克突然停下手的动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奈布·萨贝达。我们分手吧。”

“哐当!”

哎,杰克刚刚说了什么。“你是在开玩笑吗?”不用看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都黑了。

“我......”杰克看上去还想再说些什么,我猛的把手中的碗放下,低着头:“算了,我先走了。”说完我就离开了这里。

我走在外面的街道上,看见了新来的监管者红蝶,姿态优美的走着,还用手中的扇子遮挡住自己的脸。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红蝶转过头来看向我,对我笑了笑,身子款款的离开了这里。

突然感觉背后有人,转过身避开了他。准备背后突袭的人是机器师。和我有过一场游戏合作愉快的关系。

“好久不见!奈布!你的表情很难看啊,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我的交往对象和我突然没有理由分手了。”

“哎!你居然能找到对象!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嗯...你最近是不是经常看见她鬼鬼祟祟的在偷偷摸摸的见什么人?或者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关心她?还是她家里有什么事情?”

“你说的情况都没有。”

“哎!那你们有没有冷战过?啊,就是一段时间谁也没有理过谁,当陌生人或者仇人的那种。”

“......”突然想到了还没变小之前的日子...“有过。”

“是,是谁先开的头。”

“没有。”

“你们......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你身为男朋友,如果你恋人没有那么过分就去哄哄她吧。”

“.......好”

“你想开了就好,能在这里和别人成为恋人的可都是真爱,毕竟都是人精,不是,总之祝福你了!”

“嗯...”我再次握紧了手中的东西,离开了这里,但回到房间时,杰克已经不见了。


——————————————————
快完结了!
主要是更新不过来,大纲一点也没有用x
有番外,解释军工厂爆炸事件和药剂事件的
码完皮皮庄园人再码这个感觉自己要精分了
本来是个中长篇的文硬生生被我剪成了短篇文xˊ_>ˋ
皮皮庄园人热度连五都没有_(:_」∠)_
跪求小蓝手和小红心(。 ́︿ ̀。)


@笺酌 

画画废手又来了x
今天也没有码字1/1 :P
p1成稿
p2初始线稿(结果上色到一半我觉得太空了又加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x
杰佣真好吃!x

@笺酌 

【杰佣】怦然心动(小剧场长度完结)

我叫奈布·萨贝达,是一名因伤退役的佣兵。今天,我被邀请来到第五人格庄园参与游戏,据说很多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咳,我来这当然不是找伴侣的。
总而言之,我还是尽快开始游戏好了。
我是一个萌新佣兵,匹配的同伴里面基本会有老手求生者,监管者就是随机匹配了,这是夜莺女士告诉我的。
没过几秒就匹配到了,我的队友是医生园丁还有慈善家,监管者就不是很清楚了。
来到的地图是红教堂,看来园丁要辛苦一下了,毕竟红教堂的椅子比较密集,不过地图上迷宫比较多,对于我来说还是很容易溜鬼的。边修机子边观察地形的我想到。
突然我的心开始猛的跳动,是传送!
我被监管者击倒在地,因为刚刚我还没来得及停下修机的动作。
我转头一看,是一个带着好像有点粉白的面具,身上的西服是深粉色,很高,身材比例完全不协调,手脚细长细长的,身后还挂着带着玫瑰的手杖。
他一把把我抱起,我旁边就有个椅子,所以我不在挣扎。我抬头想看看面具下的那张脸,就被一段低沉的声音打断了。
“不挣扎了吗?”
“嗯,反正也跑不掉。”
他又笑了笑,既没有放我椅子也没有放过我,抱着我来到了红教堂里面,那里的医生和慈善家在解机,园丁不在,应该去拆椅子了。他们看到我们,医生继续解机,慈善家停下来好像在和医生说什么,医生抽空摆了摆手,示意慈善家继续修。
监管者看上去也没有放开我去抓他们的意思,抱着我走到台上,问我:“我对你一见钟情了,要考虑一下我吗?”
提醒求生者监管者距离的紫色心脏在猛烈跳动,我感觉自己的心应该也是这样在猛烈跳动吧。这是一见钟情吗,还是因为那个紫色心脏的跳动迷惑了我。
“好,我叫奈布·萨贝达。”
“叫我杰克就好,奈布。”


距离我们第一次相见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我们也在私下里结婚了,关于姓氏的问题我们也没有纠结太久,杰克没有姓,所以现在杰克也被称为杰克·萨贝达。
我一直挺好奇当年医生看见监管者不跑反而拉着慈善家一起修机,之后找到医生的时候,她说:“我又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见的多了。当时看见杰克抱着你进红教堂的时候我就明白他对你有意思了,看你表情估计也不会拒绝就是了。那个表情,和怀春少女一模一样。”“啊,哈哈哈,抱歉打扰了。”

   

 @笺酌 

【杰佣】攻受不分明(11)(杰克视角)

其实,关于佣兵到处跑让人担心这件事我其实并没有那么生气,只是应该是担心他。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决定请假陪奈布,而这次奈布也没有阻止我。
请假的不是那么顺利,毕竟我是很火的监管者,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是不允许请假的,最后还是医生过来帮我请了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医生会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能那么轻松的帮我请假,我还是向她表达真诚的感谢。
和医生告别,来到了食堂。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奈布他喜欢吃什么,但平常他的餐桌上总会有甜点,真是没想到这样一个军人喜欢吃甜点,挺可爱的。
我回到了我家,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奈布是出事了?不对,总想些乱七八糟的!应该是回自己房间了吧。拿钥匙打开门看到了桌上被打开的木盒,走近一看,发现里面的娃娃只剩下一个,用佣兵为原型的娃娃。
“哎—”认命的拿起佣兵娃娃,把挂在身后的玫瑰手杖取了下来,再把娃娃挂上去,估计又有一堆小姐姐嚎为什么不是公主抱了吧。
我提着刚买的夜宵来到了奈布房间,刚准备敲门就听见里面有奇怪的声音,这是在干什么呢。
“哐哐”
我敲了两下门,就听见奈布用有点沙哑的声音说道:“谁?”
“杰克。我带了夜宵,一起吃吧。”
“好。”我听见奈布回答完后一阵沙沙的声音,再之后就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奈布走进打开了门,“进来吧,杰克。”
“...好”我看见奈布双眼通红,面色潮红而且还喘着,额头的汗粘着一缕缕头发。“奈布,你发烧了吗?”
奈布瞪着我,用手臂粗鲁的擦了擦额头的汗,转身离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啊,怎么又发脾气了。
吃东西的时候,我发现奈布看向了我的腰边,那是我挂娃娃的位置。下意识的看向奈布的腰边,那里有一个刚刚失踪不见的杰克娃娃。果然,是奈布拿的啊。
“好吃吗?”礼貌性的问了这个问题。可奈布好像突然受了什么刺激,刚刚退下去的红晕再次涌了出来。“嗯,不错。”
我对着奈布笑了笑说道:“那我以后天天给你买这个。”说完感觉哪里不对,又补充了一句“...天天吃会不会腻啊。”奈布突然笑了笑,也不说话,就继续吃饭,不过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奈布的耳朵已经红的滴血了,到底怎么回事,果然是生病了?

第二天,据奈布变回去还有六天。
我照常在今早去食堂,与之不同的是我现在不是从这里吃完马上去工作,而是很悠闲的买完两人份的早餐回到了了房间。
打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奈布踩着凳子伸着手想把上面的工具箱拿出来,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工作狂啊……不对!多危险!你现在才七岁啊!
慌忙的把早餐放下跑到奈布旁边,将双手分别放在奈布的双臂下,将奈布从小板凳上抱下来。奈布被我抓住的时候身体猛的一颤,然后似乎意识到了是我慢慢的放松身体被我放在了地上。
把奈布放下来后用手指着奈布的头,语气温和道:“奈布你是怎么搞的,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说着使劲戳了戳奈布的脑门。奈布吃痛的退后几步,用双手捂住额头,气鼓鼓的样子像个包子。“我想做那把枪。”说着奈布把手放了下来,漏出微红的额头。
我叹了口气,扶着额头满脸复杂的看着奈布,他似乎被我吓到了,猛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抬起头死死的瞪着我,像是在诉说自己的无辜。
“我不是在怪你,想要枪的话你可以等变回去之后再做。”
奈布没有回话,走到桌前拿起自己的早餐回到了房间,猛的关门,还附带着锁门的声音。
走之前还不忘拿早餐啊。嘴角抽了抽,坐在沙发上开始吃饭,这个时候奈布应该是想静静的。
其实关于我变小的时候我是有记忆的,但是那些事情却不应该是我可能会去做的,那个闹着要去游乐园的我,根本是我小时候不切实际的幻想,虽然记忆还在,可是心性却感觉跟不上一样,这是那个药的另一个作用吗?但是当时为什么除了我身边的人(奈布)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呢?
还在思考着突然被一声巨大的开门声惊到,一转头看到的就是奈布气鼓鼓的抱着杰克玩偶和小被子,眼泪被强忍着没有掉下来。连忙跑过去蹲下来询问怎么回事,结果被奈布用小被子盖住了头就是一顿暴打。虽说现在奈布身体才七岁,力气也比较小,但打起来却一点也不含糊,专往最痛也最脆弱的地方打。
“等等等等!奈布!那不能啊啊啊啊啊!!!”


等一切结束之后我感觉我的人生也差不多结束了。我捂住下体颤颤巍巍的端正坐好在沙发上,桌上还有我吃剩下的早餐。
“怎么突然就,奈布你怎么回事。”语气并不像话那样镇定,说的话有点抖。
奈布还红着眼睛,不清楚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他。听到我的问话奈布的身体一抖,双手紧握,低着头时不时用眼睛向上看我的反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我好像变成了真正的小孩子一样。脑子里知道不应该这么做,可是身体好像被情绪控制了一样……抱歉”
“啊,没事的。果然,一定是那那个药的问题。我变小的时候,虽然当时的我没有感觉什么不对,但现在细想一下就可以发现,这个药除了可以使人变小,应该也可以将心性变成和外貌一样大小。”
“也许,除了可以使外貌和心性变小之外,应该还有其他作用,比如,负面情绪放大之类的。”奈布说完脑袋沉了下去,看不见表情“......奈布?你没事吧?”“嗯,没事。”
我有一种直觉,奈布说的是对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奈布亲身经历过的,但是现在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奈布,好好休息一下吧。我陪着你。”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了。
“嗯。”
奈布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看着他。鬼使神差的,用手轻轻拍打着奈布的背,自己也躺在床上,虚抱着奈布。
我好像听见了奈布的声音。
“杰克,谢谢。”


不容易啊ˊ_>ˋ终于把这章逼出来了。我的大纲一点用都没有。果然计划赶不上变化吗x
@笺酌 @人形兵器-A02 

【杰佣】攻受不分明(10)(佣兵视角)

我变小了,和杰克一样。但与之不同的是我变成了七岁的样子而杰克是十二岁,这让我想起自己在杰克变小的时候对他说的话。
“带薪休假一个星期,如果可以我也想变成这样。”
杰克祝我美梦成真......没想到一语成谶,我还能收回那句话吗?
杰克想请假陪我,我拒绝了,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杰克去工作了,突然没有人在耳边说话有点不习惯……
好安静,所有人都不在宿舍,去开始游戏了,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太安静了,这让我觉得这一切是不是我自己想象的,是梦吗?
没有人,感觉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想出去走走,但是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但是,再这么呆下去精神会不会崩溃?以前在战场上的一个兄弟被敌人抓住关了起来,过去了很久我们终于救出了他,可是,军人的体质让他活着,过长时间的囚禁让他的精神崩溃,只能疯疯癫癫的苟活于世,他的样子让我一生都难以忘记。
还是出去走走吧,可不能因小失大。
我披上我的披风,用兜帽掩住我的脸,出门。
外面其实也不会有什么好景色,乌鸦的嚎叫,奇怪的浓雾还有干枯的树木,不过对于这些却让我感觉我还活着,一定,会有另一个人和我一样。我希望那个人是杰克,我的情商不低,又不是那个只会撩但撩不到心去的伪绅士,不过我也说不清喜欢他什么,只可能是这段时间的相处改变了什么,明明不到十天。
我来到了冒险家的房间,冒险家已经恢复了,不过关于军工厂事件并不清楚。
“奈布?!”
“嗯”我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要说出去,好奇心不要打在我头上。”
冒险家点了点头“奈布,上次军工厂的事谢谢你。”
我摆了摆手,“不用谢,我想找你买个东西。”
“什么?虽说我有很多东西,但也不是什么都有。”
“你蹲下来。”头仰着好难受。
“哦。”

拜托完冒险家后又一路走到了红教堂,红教堂里面有很多女性监管者,可能是女生茶话会。她们看见了我,园丁走了过来,把我拉到了女生堆,好难受...
“这是谁的小孩,真可爱!”说就说能不能不要揪我脸。
“看上去和奈布好像,是小杰克的童养媳吗?”......我记住你了。
“我们把他送回去吧!”说话的是园丁,第一次感觉她如此亲切。“......嗯,还是算了!我要把他带回来当我弟弟!”我收回那句话。
不远处有人大喊着园丁的名字,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是厂长里奥,不出意外是来接园丁回家的。
“女儿!该回家了!”厂长边挥手边喊着,游戏中的鲨鱼棍也舞动了起来,感觉超级蠢。
“来了!爸爸!这个是我们刚刚发现的,可以带回去当我弟弟吗?”园丁指了指我。不过什么叫做“这个”,可以解释一下吗。

园丁还是没能如愿的带我回去,杰克找来了,据说找了很久,那时他的脸色黑的吓人。他问我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当然是太安静了,总感觉会死一样,那种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感觉糟糕透了。
杰克请了假,我没在阻止他,因为没有必要了。
我坐在杰克的房间里,向周围望去。他的房间和我的房间完全不同,并不是说样式而是装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房间太过于军事化而且总透露着禁欲的气息,而杰克的房间很温馨,不知道的会以为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一个热爱生命的人。
向周围望去的时候,看见了那个木盒,我其实一直挺好奇那里面装着什么,杰克去请假了,没什么理由请假应该很费时间。
就看一眼这个念头在我的脑内循环。
最后被自己催眠成功的我走了过去,打开了木盒。
在打开之前我还在想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想到,木盒里装的,只是用我和杰克为原型做的两个娃娃罢了。
我看了一会儿,拿着杰克样子的娃娃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感觉今天超开心。
太喜欢了!眼泪,根本止不住啊!我还想着再重新表一次白呢,我要不要先等他表白后再把向冒险家定的东西交给他呢!
并不是单恋啊。一定,是那个笨蛋不知道怎么表达吧!我等着你啊!杰克!
一定要快一点!不然的话......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你们。
是的,佣兵要黑化了(这不在我的大纲里面,惊恐状jpg
@笺酌 @人形兵器-A02 

(杰佣)攻受不分明(9)(杰克视角)

今天我摆脱了变小的烦恼,虽然现在我需要去工作告别带薪休假的美好时光,但是!求生者们!你们的噩梦回来了!(突然兴奋jpg
开始游戏,嗯,没有匹配到佣兵呢。
开始游戏,嗯,没有匹配到佣兵呢。x2
开始游戏,嗯,没有匹配到佣兵呢。x3
......
开始游戏,嗯,没有匹配到佣兵呢。x20
???
发生了什么!这不科学!
我玩完最后一局就快步来到了奈布的房间门口,可恶,居然偷懒!“奈布!奈布!”我开始使劲敲门并喊着佣兵的名字。
没有什么人回应,是不在吗?
“哐当!”什么声音?
我直接撬开了奈布的门,打开门发现的就是一个看上去就七岁左右的,长得很像奈布并且穿着对于他来说超大号的衣服的小男孩......场景有点熟悉,就像被那个奇怪的信号枪打中之后变小的我的那个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奈布也变小了??!!
“杰克...”奈布唤回了我的思绪,我看向奈布,他也盯着我看了一会。没过多久奈布又转向旁边已经撒了一地的紫色液体,应该是从那个掉在地上的瓶子里洒出来的。奈布变小和那个有关系么?
我还没有说什么,奈布先开口了,说道:“这个,是上次我去军工厂带回来的。它们被用塑料桶装着,在军工厂。我感觉有些问题,就带回来了一些,刚刚想打开看看,结果...”
“结果一打开,你就变成这样了?”奈布点了点头,“应该刚刚被太阳照射到,对我发生了反应。”
“果然,军工厂爆炸和我变小有关系。上面的到底在隐瞒什么,如果只是变小药的话,应该不用这么麻烦才对。”说完又看了看奈布的方向“不过,现在该担心不是这个,是你现在该怎么办。要不去请个假,你变小的原因解释不清,要是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我的话,请假是没问题的。你就不用请假了,不要被发现破绽。”奈布赞成了我的说法,不过拒绝了我请假陪他,真是太过分了。(划)不过这样子一本正经说话感觉奈布真的好可爱,想(划)
我让奈布呆在房间里不要乱跑,我去帮他请假,嗯,有一种老父亲和熊孩子的感觉。
“啊,这不是杰克先生吗?是恢复了吗。”我听到声音,低头一看,是蜘蛛小姐。“莱塔小姐,谢谢关心。我已经恢复了,之前真是感谢莱塔小姐的帮助。”
“不客气,杰克先生。之前的木盒你打开看过吗?里面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礼物?谁的生日吗?我和奈布的生日都不在这附近的日子啊。“杰克先生,再过几天就是你和奈布的交往100天纪念日了。虽然你们男生可能不是很在意这种事情,不过再怎么说,你们现在也是恋人关系,而且你也比奈布他要大,这种事情还是你主动一些比较好。”
“...啊,谢谢莱塔小姐提醒。我都忘了”我和奈布还在交往。
“没关系的,你们可是我们庄园少见的情侣,好好培养,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谢谢祝福,莱塔小姐。”可是我马上要和奈布分手了。
“再见,杰克先生。”
“再见,莱塔小姐。”
帮奈布请了假,再次回到了工作状态。

今天终于忙完了,我回到房间,向木盒看去,思考着里面会是什么,结果由于一日的疲惫睡着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我准备过后去找奈布,突然瞟到木盒,打开了这个让我迷惑的盒子。

来到奈布房间的时候,发现没有人在里面。奈布出去了,这太危险了!要是被发现就完了!我从房间里飞奔了出去。
我找了他好久,我先去了军工厂,看见了小丑,小丑并没有看见佣兵经过。我又去了蜘蛛小姐的家,蜘蛛小姐不在,奈布应该不在这。最后我在红教堂找到了奈布,他差一点就被厂长带着当园丁的养弟了,真是太不像个佣兵了!
我把奈布带回了我房间,我简直快要气炸了!“为什么到处跑,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我的语气称得上温和,即使我要气疯了。
“...这里,太安静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奈布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要哭了。“呼,好吧,我马上请假。”
“哦……”

@笺酌 @人形兵器-A02